首次發文,請多多指教。

作者文筆一般,重口味。

若不介意,歡迎食用。

=======================================

●角色崩壞有

●部份設定架空有

●R18‧京狩‧脫衣PLAY

●從狩屋、劍城雙重視角有

=======================================

 

在吵鬧休息時段上,我靜靜的坐在教室裡

 

 

「吶、狩屋、知道嗎?現在網上流行著脫衣遊戲!」

旁邊的同學跟我搭話。

「誒?我沒興趣啊。」揮手聳肩,其實自己是有幾分介意。

「啊...好的。」同學就這樣走到其他同學身邊繼續這話題。

我托著頭,細心聽著他們的對話內容。

 

 

 

『吶吶、有...的玩法啊!』

『啊?猜拳?』

『對啊對啊,輸掉的要脫一件衣服啊--』

『嗚喔-很有趣、要給我下載!』

 

 

上課的鐘聲就響了,我也重整了一下課本上課,心裡卻一直思考著這話題。

 

 

下課,便準備到球場上練習。

「喂?在發呆?」

「啊、劍城君?」看著在自己眼前的人。

壞笑,腦海裡出現了一個念頭。

「練習結束後,有空嗎?」

 點了點頭以作回應。

 

 

「今天的訓練到這裡結束。」監督喊道。

大家都在執拾過後離開了球場。剩下了狩屋跟劍城兩人在球場。

我拉著劍城到足球部的貯物室。

「喂喂?」

不解的樣子看著對方,發聲問道。

「只是想跟你玩遊戲。」走近了劍城。

「哈?玩遊戲?你真閒。」摸了摸自己的頭髮,笑著說。

「最近流行那個啊...脫衣遊戲。」

「脫衣?你真無聊,這麼有興趣看別人裸光光嗎?」

「嘛,的確。」心裡是想著要捉弄對方。

「哼,反正我是有時間。要怎樣玩?」

把遊戲的規矩告訴了對方。

「沒問題?」

「嗯。反正我會羸你的。」

「真有自信。」自己是看準了能看到對方羞恥的樣子而玩。


....還真的輸了。

「...可惡。」不爽地把鞋子脫下。

「嘿,剛剛誰說會羸我的。」取笑對方。

「快、再來。」皺起眉。



‧‧

「...只、只是失了手。」我也脫下了鞋子。

因為現在穿著的是隊服,

能脫下的衣物,數量極為少。

真讓人緊張。

「哈。你看你這麼快又輸掉。」

露出了色氣的表情,瞇起了眼。

「要是這樣輸下去,我可不知道後果啊。」

「誰、誰會輸給你啊。現在是和了啊。」


‧‧

欸、再次?

「...怎、怎麼會。」脫下了襪子。

「哈、可不用手下留情啊?」

「哪有!」



‧‧

「喂喂,你在認真的嗎?」

「當然啦!」脫下最後的襪子。

再輸掉,就只剩下....衣服可以脫...

心裡不禁發抖了。

「哼,難道你是裸體狂?」

「不是啦、一定會羸你的。」



‧‧‧

「你是特意來給我看你脫衣服嗎?」

.......運氣沒這麼壞吧?

乖乖脫下了球衣,裸露著上半身。

「誰會這麼無聊啊!真是的。」




‧‧‧

「嘛...襪子而已。」

脫下了襪子。

「哈、你一定會被脫光光的。」

但心裡的不安仍不斷擴大,

始終,再輸掉...就只剩下了...小褲子。




‧‧‧

欸、不是真的吧?

真的輸了。

愣住的看著對方。

「阿?你真的要來脫給我看?惡趣味呢--」

「才不是啊!你擅自說什麼啊?」

摸著下巴,思考了一下。

「來。」

我不解的走近對方。

摟住了對方的腰,伸出了舌頭。

舔了我的腰間。「喂喂、你在幹什麼啊?」

「代替脫衣的懲罰。不好嗎?你真的很想脫掉給我看?」

「唔...」無法回答對方,任由對方的舌頭游走在自己的腰間。

「哼,繼續吧。」



‧‧‧

到底是怎樣了?

我的運氣也不是..這麼差吧?

「哈、可沒有剛剛這麼好的機會。快給我脫掉褲子。」

「...真的要脫.....掉...?」小聲低頭,感到臉頰熱熱的。

「當然啦。是你邀請我玩的。你不脫,是不是要我幫你脫?」

劍城伸手抓住了我的褲子。

我一下子拉開了對方的手。

「不、不用。我自己懂脫的。」



....很羞人...非常羞人

羞得很想找洞子鑽進去。

「哈?你就喜歡穿這種小褲子嗎?」直直盯著狩屋的小褲子。

「哼,有意見?」

「唔、真可愛,不,是很有趣。」笑。

「管我的!繼續!」

「嗯?你不怕輸啊?還是說、你在引誘我?」

「很煩啊劍城君,你怕我會羸你吧?」

「看來,你是不會羸吧。」我挑起了對方的下巴。

「哼,我說了我能羸的。」直直的盯著對方,推開了對方的手。


‧‧‧

喂喂喂喂喂、不是真的吧?

哪有可能輸這麼多?

真的要脫了嗎 ?真的要裸光光了啊?

害怕的看著對方的臉。

糟榚,笑容出現在他的臉上。

「...改天請你吃飯了。不玩。」

揮了揮手,快快抱起了衣服,想要穿上離開。

「慢著啦。」捉住了狩屋的手。

「喂喂、真的...不玩了。對不起。」

「呵?不准啊。」

抱緊了對方。

「你不負責任啊?快給我脫光。」

用鋒利的眼神看著狩屋。

「我在跟你認真的啊。」


「可、可不要啊。」

「真是的,這麼希望我幫你脫嗎?」

「我沒有這樣說啊。真的不要。」

「可是,我不打算讓你跑掉。」

用身體擋住了門。

「...」無奈地看著對方。

「...脫...光而已!我才不害怕啊!」

「喂喂,你的腿在發抖啊?狩、屋、君。」

「哼。沒有。」

「哈、不用再說,給、我、脫、掉。」

...還真的乖乖準備脫下。

「哼,慢著。」

害羞的看著對方。

「給我說:請替我脫下。」

「什麼?只是脫而已!幹什麼要說這種話!我不會說。」

「哈?你不想離開這裡了吧?」

你有多狡猾!!?!!?!?

不爽地照著劍城的話說。

請、替我脫下。」

「你在拜託誰?說清楚。再說一遍。」

「...劍城君,請替我脫下。」

「哈哈、小狩屋真淫蕩。才不要幫你。自己脫。」

......

.............

.......................

乖乖的把褲子脫下。

「...滿意了?」

真是一遍有趣的景色。」

「...行了沒?我想回家啊。」煩燥地問道。

「嗯、可以啊。」

抱起了衣服,準備穿上離開。

「還是不行。這樣有點浪費。」

走近了狩屋。

把對方逼近了牆,

因為貯物室空間實在有限。

也沒有位置有機會讓狩屋逃走。

我捉住了對方的手,放上對方的頭上位置,壓著對方。

「真美。」撫摸了對方的臉。

「住、住手啊。讓我離開。」

「呵?你在這種狀態下還想要離開嗎?」

手離開了撫摸著對方的臉,改為摸著對方的下身。

「唔、不要踫我。」

湊近對方的耳邊,輕聲說道。

「這麼快有感覺?果然是淫蕩。」

輕輕咬住對方的耳朵。

「很痛、我說不要踫啊我!」

「噢噢、生氣了!很可愛。」

怎也無法掙開對方緊捉著自己雙手的手,劍城是這麼有力的嗎?



=================================================

先去到這裡。

.口.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ncelot剣城花 的頭像
Lancelot剣城花

Lancelot♘ようこそ闇の国へ

Lancelot剣城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