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R18‧京狩】ねぇ、ゲームしよう? 

●角色崩壞有

●部份設定架空有

●R18‧京狩‧脫衣PLAY

●從狩屋、劍城雙重視角有

 

=================================================

 

「唔,我不要啦!住手啊。」

無力反抗,只好改以言語打動對方吧?

「我、我知錯啦真的。對不起啦。」

「嗯?不知道啊、聽不懂。」

壞笑,稍稍加重了力度,壓向對方,不忘愛撫著對方的下身。

「嗚、嗯。我說不要啊。」



生氣。

可惡的,什麼叫聽不懂?!

怒氣沖沖的踩著對方腳。

「很痛。喂、你這不是求人的態度吧?」

被對方踩過的腳發作麻麻的痛楚,

但也不是非常的痛,對方的力度也沒有這麼大。

裝著很痛的表情。

「...活該啊。」

有少許擔心的偷偷盯著對方的表情。

真的弄傷了要怎麼辦?



「...」

沉默,故意讓對方擔心。

「還..好嗎?」

...腳..很重要啊。

帶點害羞的問道,嘛、也是自己不好。

不應該踩對方的腳。


「很痛啊。」

「...」感到對方鬆開了自己雙手。

我蹲下,檢查著對方的腳有沒有受傷了。

「說笑的。」

一下子把蹲下的對方拉起來,

以公主抱的方式抱到球櫃旁邊。

貯物室最深最入的位置。

也是為之後發生的事情作準備。

(**註:貯物室沒隔音功能嘛)


「喂!?!?」

被對方抱住嚇倒了。

「呵?狩屋就是這麼膽小嗎?」

「放下我!」

「放噜?」

一下子被放到地上。

「痛、喂!你!」

我就這樣爬到狩屋上面。

「你看。」

指著對方變得腫脹的下身

「嘴上說不要,身體卻在跟我說想要啊。」


「沒有這回事!」

不想承認。不是這樣的。

身體不受控制。

「...要邀請我的話,直接說就好了。你很不率直啊。」

「哼,你沒資格說我。」

...嘴巴真硬。

咬著對方的唇。

「看你還不能反抗?」

手指玩弄著對方胸前的紅點。

腿輕輕磨擦著對方的下身。

「唔。」

「這麼快不行了嗎?真弱,可是我完全沒有滿足到啊?」


「唔,嗯、真的,不要...」

緊閉著眼睛,自己也不能相信現在的情況。

頭腦也混亂得無法再反駁對方的話。

...還真的...去了...

...

張開眼睛。

啊、還把對方的運動褲子弄髒了....

糟了糟了...


呼吸氣息很清楚的在室內迴旋著。

「...狩屋。」

「就這麼不能忍耐嗎?」


「......對不起,褲子...」

「..嘛..反正還有可以替換的。」

欸?意外的回應?沒有生氣?

「...」

但還會有歉意。


「覺得內疚就用你、的、身、體、回報我。」

「欸?」

脫下了褲子。

「用你的方法令我滿足。」

爬了起身,不甘的走到對方下身前。

輕輕含著對方的下身。

「...這就是你的方法?」

「嗯?不、行?」

「哼、還可以吧。」

被對方撫摸著頭,不禁感到對方的溫柔?

溫柔?這真的是對自己的溫柔?

可是思路一下子被打亂了。



「...還是不足夠。」

「欸?不足夠?」

「嗯。站起來。」

「...」乖乖的站起來。

吻不停落在對方身上。

手指按著對方的後穴。

「喂、那裡不行!」

「可是、唔、滿足我的話,我要,那裡。」

「也不行、嗚。」

「哼、還是進去了啦。」

伸出另一根手指向對方的後穴。

「咔、唔、.....不、不是。」搖了腰。

另一支手不停撫慰著對方的下身。

「腰、還會自己扭動呢?」

取笑著對方的動作。

「沒有!笨蛋...很痛啊。」

「很快會習慣的,會不痛的。」

輕啜著對方的紅點。

在後穴的手指探索著對方的敏感點。

「嗚、那裡不行。」

「呵?這裡嗎?」

手指輕壓著對方的敏感位置。

「...」點了點頭,被按著的同時,感到快感湧出來。

正想把手指拔出,卻被夾緊在內裡。

「喂喂?放鬆點?還是說你那裡喜歡了我的手指?」

「唔、沒、沒有啊。」

拿出了手指後,抱著對方,

讓對方坐在自己身上。

臉頰的熾熱,令自己更無法維持理性。

很想要。

心裡浮現出想要對方的念頭。

「...快...點、進來..」低著頭輕聲說道。

「哦?大聲一點說。」很清楚的聽見。

不過還是希望對方多說一遍。


「吶...給...我..可以?」

慾望還是衝破了理性的界限。

「哼。」

抬起了對方的腿,把自己的分身推進對方裡面去。

「唔、啊啊....」

感覺到對方的暖暖呼吸氣息噴在自己的頸旁,

很癢。同時在後穴帶給的痛楚與快感。

猶如瘋狂的野獸從牢房走出來。


「唔、進去了。痛不痛?」

「嗯、還好...唔。」

加速了撫慰著狩屋下身的速度。

「喂、唔?別這麼、哈...突然。」

「啊?不然就看不見有趣的樣子。」

「...真惹人討厭。」

「呵?是嗎?」

壞笑盯著對方的表情,搖動了腰部。

「唔、啊啊」絕對是被欺負。

但對方所進攻的位置,都總是自己感到舒服的位置。

「...過份啊狩屋,總是一個人享受著。」

開始進出著對方的身體。

「唔....嗯...現在...到..你..啦..」 

快感掩蓋過了痛楚。

「哈、唔。那還可以再推進點的意思嗎?」

把下身推得更進去,自己也開始感到有點..舒服。

「笨蛋、這種話...別..嗯、說出來啊。」

「...果然..還是會害羞?」

「當然啊!」

...對方的反應實在太可愛,令我更想...吃掉他...

.....嗯...自己也想要。

「...太可愛了。」在對方耳朵旁,小聲說道。

「..什麼啊? 嗚、啊哈。」

對方把速度加快,比剛才的速度,還更、令人,無法忍耐。

「..唔、哈。」

「嗚哈。」

二人同時到達了高潮。





「呼、哈、呼、哈。」露出一臉累倒的樣子。

「...還真想多來一遍。」

「...欸?不要!」不是真的嗎?

「說笑啦。」親對方的額。




二人互相默默擁抱在這片光景中。

再沒有說話。

只是閉上了眼,感受著對方。




==========================================

-完-

工口文很難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ncelot剣城花 的頭像
Lancelot剣城花

Lancelot♘ようこそ闇の国へ

Lancelot剣城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程暮/ナミ✖
  • 只好Y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了
    嗚呼嗚呼爽爽的嘿嘿嘿嘿嘿嘿嘿<幹嘛
    小明加油>w<!!!!